竹料三中大半被企業包圍,常受刺激性氣體侵襲。南都記者 李向新 攝
  “現在很多時候是不知道來源的氣味,我們和學校老師在氣味來的時候一直繞學校、學校周邊走動也找不到源頭,也分辨不出是什麼氣味。還有我們竹料三中周邊的三條河涌有時候是‘牛奶河’,有時候黑如墨汁,有時候冒著泡沫,這些都流向流溪河。”    
  白雲區竹料三中的副校長馮秋明在學校放了一輛摩托車,一旦在學校聞到刺激性氣味,他就進行辨別,隨即騎摩托衝到氣味來源的工廠交涉。因為學校時常受周圍企業所排污染氣體的侵襲,這樣的行為在近4年來他不知重覆了多少次,學校也多次找環保局執法,但如此情況並未斷絕,如今依舊,有時學生上著上著課就集體掉眼淚,40名老師,因不堪污染侵襲正式提出調動要求的就有5名。
  學校來廢氣 一大半被工廠圍
  昨天,南都報道位於城鄉接合部的顏樂天紀念中學屢受污染襲擾的情況,引起各方關註。有老師向南都記者反饋,位於農村地區的白雲區鐘落潭龍和路的竹料三中也長期受到污染氣體的襲擾,“冬天也要開大功率空調”。
  根據老師的指引,南都記者實地走訪竹料三中周邊發現,相比顏樂天紀念中學被污染企業層層包圍的情況,竹料三中的周圍依然有著大量農田和菜地。學校西北面是烏溪村,東北至東南面是大綱領村。雖然學校周邊企業及建築物的數量、密度、樓房的高度和規模遠不及顏樂天紀念中學周邊,但整個學校也被工廠圍了一大半。西北角緊挨學校圍牆的是一個傢具廠,該廠旁邊是烏溪電鍍廠;東面是大綱領電鍍廠所在。
  在學校附近小憩的老人家稱,大綱領村裡的河涌黑麻麻的,種出來的菜都不靚。西風一吹就能聞到很大怪味,有時能看見電鍍廠冒煙。
  “學校的北面都是村莊,包括我家也住那邊,基本沒有什麼工廠,有也比較遠,所以吹北風的時候學校沒什麼影響。主要是學校的南邊、東邊和西邊。”馮秋明說。
  曾有人投訴 但監測顯示達標
  早在今年3月12日,在奧一網網絡問政平臺上,就有人投訴烏溪村和大綱領村電鍍廠污染問題,表示刺激性化學氣體嚴重影響師生和附近村民的健康,請求省市領導處理,將企業搬離。
  對此,廣東省環保廳網絡發言人給出的回覆是:經查證兩廠廢水廢氣均達標排放,我廳已要求當地環保部門加強兩廠的日常環保監管,督促其污染治理設施正常運行,污染物達標排放。
  竹料三中的鐘校長表示,上學期環保部門確實派人來調查過,工廠都認為自己沒有排污。“這個說那間工廠,那個又說是這間,環保局在現場也找不出什麼問題,但是走了之後又有問題了。”鐘校長說,區環保局已多次到現場調查和執法。
  學校一領導表示,解決根本問題的辦法還是要將污染企業搬走,起碼也要將現有企業整治好,今後不能再在學校附近搞新的污染企業了。
  學生:有時氣味一來我就流眼淚
  竹料三中的面積很小,環繞運動場的跑道只有200米長,羽毛球場和排球場共用一個場地,學生是來自周邊大綱領、烏溪、龍塘、虎塘、大羅、小羅6個村的村民子弟。憑著62%的綠化面積和100%的綠化率,學校於1997年被評為白雲區綠化先進單位。
  但是這些綠化無法抵擋來自周圍工廠突然排放的化學性氣體。老師們反映,從2011年開始,學校就經常受到刺激性氣體的襲擾。氣味類型五花八門,有酸味、火藥味、死魚味、五金味、塑膠味、燒死老鼠味……
  一名學生稱,幾乎每天都會有氣味襲擊,“白天,氣味排放不定時,(氣味)刺激眼睛鼻子,嗆喉嚨,有時候氣味一來我就流眼淚”。
  有老師說,有時上課,化學氣體來襲,嚴重時導致無法正常上課,學生也沒辦法集中精神聽講。“有的學生戴口罩上課,我們老師就肯定不行,戴上口罩,學生就聽不清老師講了什麼。”一位老師說,她晚上11點都接到過學生家長關於刺激性氣體的投訴電話。甚至有家長質疑自己的孩子考不上重點高中,是因為學校長期受到污染的影響。
  老師:刺激性氣味一來就暈頭轉向
  “刺激性氣味一來,我們就像被噴了蟑螂藥水的小蟑螂,暈頭轉向的。”胡老師苦笑說。在初中二年級老師辦公室內,不時有老師從作業本中探頭控訴廢氣污染。
  老師們反映,下午6點到晚上9點是最嚴重的時候。住在學校的老師們,即便是在冬天,都需要整晚開空調。有的老師因為受不了夜間的氣味,搬出學校宿舍在外租房。胡老師說,其2010年調來該校,2011年開始發現有氣味。“大部分老師都得了過敏性鼻炎,感冒咳嗽很久都好不了,大家懷疑是長期在污染空氣的環境中工作而造成的。”
  教初二的肖老師指指自己鼻梁說:“有的氣味一吸進來,這上面就開始疼。”一旁有學生說:“肖老師還說過,住在這裡壽命都要短幾年。”肖老師無奈地笑道:“雖是戲謔,卻是殘酷的事實。”
  副校長馮秋明說,因為污染長期得不到解決,已有5位老師先後提出要調離學校。“我們總共才40個老師,這5個老師是正式提出要調走的,幾乎每個人都對污染有意見。”馮秋明說,如果這5個老師真的都調走了,學校教學將嚴重受到影響。
  不過校長和老師們更擔心的還是孩子們,“小孩的抵抗力本就比成年人差,學生一來就要在這裡讀三年”。
  副校長:一有氣味就騎摩托衝出去
  站在竹料三中行政樓5樓樓頂,學校周圍的狀況看得一清二楚。“我就是本地人,那棟就是我家的房子。”馮秋明說,並不太複雜的村莊環境,加上是本地人,每次學校遭受污染侵襲,都是他去處理。
  馮秋明說,學校位置遠離城區,如果投訴到環保局,因為距離不短,等執法人員到來,可能污染早就沒有了。所以每次聞到刺激性氣體襲擾校園,他就會立刻放下手頭工作,從辦公室內跑出來,判斷風向和氣味來源,然後跨上摩托車沖向工廠與對方交涉。
  有一次,學生正在做課間操,刺激性氣味又來了。馮秋明一聞,是來自傢具廠的味道,騎著摩托車就找去廠方交涉,結果發現是工人在噴漆。“工人自己戴著防毒面具,但是噴漆產生的氣味直接排出來了。”馮秋明說,工廠老闆當時也聞到氣味,趕到了工廠,但漆已經噴完了。近4年來,不斷的污染、不斷的交涉,馮秋明已完全掌握了學校周圍工廠的分佈及工廠類型。
  環保局多次執法

  為何氣體還不絕
  根據白雲區環保局昨天的回應,竹料三中附近有廣州市白雲區大綱領五金製品廠、廣州市白雲區竹料華佳五金製品廠等兩家電鍍企業。這兩家企業已辦理環保審批及驗收,生產廢水已接入市政管網,排入竹料污水處理廠,生產中產生的酸霧廢氣由酸霧塔進行收集處理後排放。同時,這兩家企業已納入區環保局局網格化管理,2013年以來,排放廢氣經監測均能達標。
  白雲區環保局表示,去年以來,該局多次接到關於鐘落潭鎮竹料三中師生反映這一情況,而且也有多宗市轉、區轉關於此類環境污染案件,該局曾多次對周邊可能產生廢氣污染的企業進行摸查和執法。
  2013年至今,改區環保局分別對白雲區竹料爵士傢具廠、廣州愛儂傢具有限公司、廣州市金特展覽服務有限公司、廣州市樂家傢具有限公司、廣州市白雲區竹料歐諾展示傢具廠等5家生產過程中有粉塵、廢氣等污染物排放,且均未辦理環保審批及驗收手續,擅自投入生產(使用)的傢具廠進行立案查處。同時,廣州市晶盾玻璃工藝製品有限公司,亦未辦理環保審批及驗收手續,也對其進行了立案查處。
  為什麼還是有刺激性氣體呢?今後怎麼辦呢?馮秋明說,對於學校周圍的污染問題,區環保局、學校、村委、企業老闆及出租廠房的房東基本達成了一致意見,一旦企業有明顯污染,將立刻踢出去,希望污染能夠得到控制。但,他感覺近來情況似乎已經變得不那麼簡單。
  “現在很多時候是不知道來源的氣味,我們和學校老師在氣味來的時候一直圍繞學校、學校周邊走動也找不到源頭,也分辨不出是什麼氣味。還有我們竹料三中周邊的三條河涌有時候是‘牛奶河’,有時候黑如墨汁,有時候冒著泡沫,這些都流向流溪河。”馮秋明指著其中一條河涌說,“村委派幹部沿著污水一直找到山上面,都找不到污染的源頭。”
  新聞追蹤

  顏樂天紀念中學周邊企業將排查
  南都報道的《污染工廠圍校抗爭五年未果》昨日見報後,引起白雲區相關部門高度重視。該區環保局、街道、區教育局及當地村委負責人召開緊急會議,就污染問題進行溝通並部署今後的工作。
  據瞭解,白雲區環保局今天將聯合街道對顏樂天紀念中學周邊企業再一次進行排查,對存在污染的企業進行查處。
  統籌:南都記者 劉軍
  採寫:南都記者 劉軍
  實習生 李芳菲
編輯:SN117
創作者介紹

股市

es17esmfj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